梦晓佳节

当世界和平,尘埃落地,唯一能摧毁我们的,只有爱。

被安利《魔道》之后。。

Utopia☆:

|霹雳布袋戏|


妆/地狱人形师@百花村_鸭梨 


男阴阳/后期排版@百花村_Sui26


后期/调色@见一忘一的迷妹 


摄影@瑛璇璇 


搬个sui老板微博 老板们真好看啊

【布袋戏】(操偶师×偶)此生已许,回首无他

翠环山道:

木偶的视角。


有大火。




(一)


第一次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你的笑脸。


你轻轻将我拿起,拨弄着刚刚做好的衣袂,笑着说:“这次的偶很漂亮啊。”


很漂亮。


我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,得意地想着:那当然了!也不看看是出自谁手的!


到我的戏份了,你一改之前调笑的样子,眼睛里有了一股前所未见的认真。这份认真,让我沉迷。我在心里默默捂脸:好帅!


你很熟悉我的戏份。


这是必须的。若是操偶师不熟悉这个角色的戏份,又怎么能将这个角色的情感通过肢体的动作表现出来呢?


你看着我,微微勾起了嘴角,“那,开始了。”


在你的手中,我慢慢踏出第一步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好像不是自己在走,而是有一个人在我身边牵着我,走向我的方寸江湖。


是你啊,有你在我的身后,我相信我一定是最最神采飞扬的角色。你说是吗?


(二)


第一次上戏,是我的初登场呢。编剧精心安排了一个据说很容易拉人入坑的的初登场。


拉人入坑是什么意思?


旁边的前辈很好心的告诉我,就是让更多的人喜欢我们。


哦,是这样啊!那我更加要好好表现了。


准备。


开始。


漫天飞雪中,泉声泠泠。沿着小小的溪流走到源头,清澈如明镜一样的小池中飘着几朵白莲。


这时片场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。很温柔的,很好听的声音。这个声音一字一句念着我的诗号。


不,不是念,应该是吟。


你就在这声吟诵中,操纵着我踩着荷叶,凌波而来。


下戏后,你说:这真是一场完美的初登场。


是啊。有你,一切完美。


(三)


那场大火烧起来的时候,我已经退场很久了。


不知道为什么会烧起来,但是心很慌,真的很慌。你在哪里呢?你怎么样?你……还记得曾经操纵过我这个角色吗?


四周越来越热了,紧闭门扉隐隐有红光闪现。


来了。


身边好像是不久前才退场的前辈。


“怎么?你怕吗?”


“怕?会吗?”


“呵。你呀!”


“这次,也算是真正在一起。不是吗?”


前辈从架子上跳下来,抱住了对面架子上的另一位前辈,“这次不会让你先走了。”


火已经烧毁了大门。门口的道友首当其冲。


那好像是道门的师兄弟。紫色衣裳的道长和红衣娃娃脸道长并肩站在了师弟们的身前。


“众人,退至我身后。”


“这次,不会只留你一个人了。”


同时,受到了烈火的“逼杀”。我记得那是和之前的道长亦敌亦友的魔界?


红发张扬的武者横枪挡在宫装美人身前,面对熊熊烈火毫无惧色。


“爱妻,这次一起走吧。”


“好。”


火,烧过来了。


我看到了六翼齐张,胡琴和一抹亮黄一同被火舌吞没。


我看到了法相庄严的佛者被白色兜帽的佛友拉着共赴那个西天。


我看到了……


终于,火烧到了我。


痛啊!真的很痛啊!


我在熊熊火焰中看到了你。


你是不是还记得曾经有一个角色,在你的手上惊艳四方,在你手上或悲或喜?


你在片场外看着这里的火光,肯定落泪了吧。


不哭,不哭。我们都没有哭,你也不要哭。


你啊,以后还会有很多的搭档。


你啊,以后还会遇上很多的角色。


不用为我们悲伤。


能与你走过这段时光,我们很开心呢。


不要哭。


还有,记着我。


好吗?



Scissors & Parchment:

戡馍录

1. 明圣剑法  

2.“我的人就是你的”  

3. 鬼没河,开启轩辕之传被闪瞎眼那段(包子都要虐你够了)


还是发了吧。很久不画日月了,所以一直犹豫发出来会欺骗群众……署名为本人混霹雳的ID

颜色fit旧显示器real黯淡,原图不在手里,没法改善了(叹气)